2010年1月11日

要寫下這一天的記錄,竟是如此心痛。

火星人陪著我候診。
其實,從之前的種種跡象顯示,今天的報告結果應該不會太好。
我們兩個人心底都有這樣的準備,只是沒說出來。

12:50,我們準時報到。
這段時間,我連帶來的書都沒拿出來看過,
因為實在沒心情。

等到一點半左右,終於護士叫我進去了。
第一位護士看到我,問我今天有家人陪同嗎?要不要請家人一起進來?
聽到這句,我就心涼了半截。
不到最後不得已,我不希望讓火星人承受太多不必要的擔憂。
所以我有點為難地說,有,可是我暫時不想讓他進來。
護士就說沒關係。
進到診療間,又有一個護士進來了,
她又問了同樣的問題,妳今天有家人陪著來嗎?妳可以請他一起進來。
我的心更涼了,已經開始有心理準備,結果是不好的。
但我還是覺得,暫時還不用叫火星人進來。
如果可以,我覺得我一個人就行了。
護士也理解地點點頭,離去了。

接著我的主治醫師進來了,
對著螢幕上的資料,告訴我確定是惡性的。
如果可以不呼吸,這時候我真的不想呼吸了。
醫生接著開始解釋我的病情,
說我的不是一個腫瘤慢慢長大,
而是分散的小點聚集到某個程度了才能從攝影中看得出來。
而且因為裡面的囊腫和惡性的部份有些實在難以分辨,
只能開刀後拿出來化驗,才能真正確定大小、期別,
然後才能決定後續的治療方式。
他建議全部切除。
又是一個五雷轟頂!!

我覺得我快承受不住了,當下我就跟醫生說,
我先生現在在外面,想請他進來一起聽。
醫生很樂意,於是我很快走到外面的候診區。
火星人看我走過來,我只跟他說,進去吧!是癌症。
他當場臉色大變,馬上站起來,一邊說,妳不要跟我開玩笑了,
一邊馬上緊緊握住我的手。
我們進了診間後,醫師又不厭其煩地再一次把我的病情說了一遍。
火星人把我的手握得很緊,
我自己則是因為太震驚,覺得很不真實,一時心情還無法落實。

接下來,我的主治很仔細地給我們看片子、解釋狀況,
我們兩個都處於太過震驚的狀態,
兩顆心一起往最深最深的谷底墜落~~

確定病情後,就是要準備動手術了。
我的主治大致解釋了手術的內容、過程,
並且請了醫院裡的個人管理護理師盧小姐來負責我這個case。

我必須要說,我很幸運一開始找的就是和信醫院。
因為這是一家癌症專門醫院,
所以對於病人的醫療、心情的照護是非常全面非常專業而貼心的。
我的護理師陪著還在驚嚇狀態的我和火星人,
向我們解說接下來的醫院相應細節,還有我們要去辦理的手續,
也很細心地照顧到我的心情狀態,
接受我詢問所有一切相關的問題,
包括是否告知父母、飲食如何攝取、何時該通知保險公司等等。

然而這還是一個超過極限的困境。
在那小小的諮詢室裡,
火星人忍不住抱著我哭了出來。
他捨不得我接下來要承受的痛苦,
因為他的二哥、父親、母親都罹患過癌症,
他太清楚那樣的過程。
我則是整個人被震傻了,情緒像是被隔開一段很長的距離,
抓不到對應的焦距。
我安慰著火星人,摸摸他的頭,發現自己哭不出來。

開車回家的這段路程,我們兩個人默默地緊緊握著彼此的手,
不知該說什麼好。
回到家、打開家門的那一剎那,
我突然鼻酸,想著可以這樣開門回到我們小屋的日子,還有多久?

心中的恐懼和哀傷不斷不斷擴大,
我抱著火星人,在他懷裡輕輕啜泣,然後放聲大哭~~~


7 意見:
匿名提到...
我來了,我想留言在這篇,看到火星人的部份,我也鼻酸了,雖然這是個有點傷感的事情,但還是忍不住要說,有火星人相伴真好。再說一次,加油~(加油不嫌多!)~桑野小姐

2010年1月21日下午3:48


cancerfree 提到...
桑野小姐,

謝謝~這時候真的加油不嫌多~
所以我就是再次感謝了!

2010年1月22日上午9:57


oldpal 提到...
我的狀況類似,也是分散的點點慢慢的長在乳腺裡,所以發現時雖然還沒有成腫塊,還是原位癌,但是也只好切除全部乳房組織
不像有的人,是長很確定的一顆,所以還可以部分切除

2010年1月22日下午9:25


cancerfree 提到...
那我們的類型應該是屬於同一種的了~
能不能說同病相憐啊?!(笑)

2010年1月23日下午4:42


elvan 提到...
Dear Cancerfree
看到這篇,我都鼻酸了,想到去年我發現唾液腺腫瘤當時,
要看報告時,也覺得沒那麼嚴重,所以沒讓將軍大爺陪同,
但聽到醫生說要開刀時,我後悔了,不聽話的眼淚一直掉,馬上打電話告訴將軍大爺,電話那頭的他聽到後,也後悔不已。還好Cancerfree在這當下,火星人陪在你身邊。
幸運的我,腫瘤切除後化驗是良性的,現在想將這幸運也傳給Cancerfree,希望Cancerfree可以戰勝疾病,養好身體,迎接化療的挑戰,加油!

2010年3月4日下午5:41


匿名提到...
妳的心境我能體會,等報告時真的是最煎熬的,但真的到了這天,我的心卻很平靜,第一次動保留手術後原本覺得就沒事了,但一個禮拜後的報告,醫生說不是很樂觀,說我的鈣化點太廣,建議全乳切除...聽到那四個字的當下我沒反應了,但走出診療室後我大哭,哭的點並不是因為生這個病,而是和我在一起這麼久的乳房,很可能就要失去了,後來經過了許多波則和我的堅持,第二次手術後的報告很順利,所以保留下來了...我也是在和信哦,真的是一間很好的醫院。

2011年1月25日下午6:45


cancerfree 提到...
妳的留言讓我想起我動手術當天一早,我也有「從此要和身體的這個部份分離了」的落寞....
不過,我好像真的沒有那麼在意失去這個部份呢!到現在一年了,我覺得,沒有了這個部份,好像也還好!至少,它完全沒有斷手或斷腳帶來的任何行動上的不便呀~這樣想想,就覺得很萬幸了。

2011年1月27日下午1:24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cancerfree

cancerfr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